过滤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过滤棉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发改委限价经济运行趋缓煤炭中间商面临盈利难题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7:06:12 阅读: 来源:过滤棉厂家

发改委限价经济运行趋缓 煤炭中间商面临盈利难题

连跌17周之后,环渤海动力煤价格终于在3月中旬出现小幅上扬,但在发改委限价令、经济运行趋缓和进口煤侵袭的阴影之下,煤炭中间商如何寻找盈利出路,还是未知数。  下滑  刘仕源决定重拾保险业务,而从事运营5年的精煤贸易,已陷入了停滞状态。  以山东工业发展速度对炼焦煤的需求,曾经让刘仕源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如今却每况愈下,“去年(客户)还能付承兑,今年连承兑都付不出,焦化厂和钢厂(客户)我都不敢发了,资金链拖得太长。”  去年10月,刘仕源曾给一个焦化厂发了三列精煤,一共1.2万吨,将近两千万的货款,客户至今还未还清,这让他元气大伤,因为“这批货连银行存款利息都没挣出来”。  刘仕源的情况不是个案,近期山东地区精煤市场供应略紧,尽管焦化企业库存处于低位,但受制于资金紧张,原料采购能力非常有限。而炼焦煤市场难以抵御钢铁行业持续低迷的影响,“钢厂一停产,一天时间就能波及到焦化,我每天提心吊胆,就怕其倒闭。现在风险太大,不做了。”  而两会期间温家宝总理关于今年继续调控楼市的讲话,更加坚定了刘仕源对市场的认知:房地产受挫,钢铁和焦化行业日子就不会好过。  彻底放弃熟悉的煤炭贸易,让他于心不忍,春节过后,刘仕源开始关注动力煤市场。3月22日有消息公布,国资委将向五大电力集团和两家电网公司注资100亿元,亏损面超过50%的火电行业将成为主要注资方向。这让他觉得,比起风雨中的焦化和钢铁企业,与“共和国长子”合作,风险会小得多,至少不会黄。  和刘仕源一样,秦港股份公司生产业务部负责人房光诚(化名)也关注了上述新闻,但见解不同,在他看来,将100亿元分配给7家企业,每家获得注资十几亿,和五大电力集团火电业务千亿亏损面相比,就是杯水车薪。  与全社会用电密切相关的动力煤市场,也没有刘仕源想象的那般乐观。根据国家能源局本月14日公布的数据,今年1-2月份工业用电量同比增长4.83%,增幅仅略高于去年同期的1/3。而电力消费大省广东,用电量仅同比增长5.03%,增速同比回落6.62%。  用电量增幅继续走低,意味着当前国内经济仍然处于下行通道,用电量的委靡不振,也很快传导到对电煤的消费需求上。  即使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经销商,神华集团旗下的电厂也没有为煤炭需求做出太大贡献,尽管这些电厂绝大多数建在经济发达地区。神华销售集团战略规划部副经理冉哲表示,根据对自有电厂的检测,今年春节前发电量只有去年同期水平的75%,大年初三当日的发电量只有去年平均水平的一半,“感觉全社会能源需求下滑非常明显”。  与秦皇岛港保持长期合作的浙能富兴燃料有限公司,目前日耗煤量12万吨,略高于往年同期水平,但在秦皇岛港口的专用堆场,却下降了很多,房光诚说,尤其在七公司,进出的煤量很少了。  倒挂  煤企和电企在行业的话语地位,在短短数月之间完成了180度转换。房光诚介绍,在需求旺盛的时候,电企时常提醒港口业务部,要求场地交货能优选兑现到位,而现在扮演这个角色的是煤企,“就像在酒桌上,谁先提议干杯并使劲喝酒,谁就处于劣势地位。”  房光诚最近经常接待煤企领导,他们的要求还是实现快速场地卸货,但是在退场原垛上,加宽加高加长的方法都用尽了,已经无法进行装卸作业,根儿上还是需求跟不上了。  需求疲软一定程度上导致煤价下挫,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,5500大卡市场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已经连跌17周(2011年11月16日-2012年3月7日),累计跌幅达80元/吨,是有该指数以来下跌周期最长、跌幅最大的一次。  当然,煤价下挫与去年11月发改委关于到港电煤限价令密切相关。在去年12月份的限价令过渡期内,秦皇岛港电煤价格已经“默契”地降到了800元/吨以下。而限价令的后遗症是,港口现货采购价格和发运到港价已经出现的倒挂现象。  这意味着,从秦皇岛港口直接采购的煤炭价格,比煤企销售价、运输费、装卸费、港口堆场管理费全加起来的价格还要低。一个电煤经销商对新金融记者说,起初他不太相信,直到去了趟山西的煤矿,才承认倒挂现象确实存在。  发改委一刀切将到港价格砍断封死,而煤炭产区价格并没有松动太多,中间商的利益就受到了严重挤压。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副总经理李学刚说,环渤海动力煤价格下挫了80-100元/吨,而煤炭坑口价只跌了40元/吨,相减得出的40-60元,就是经销费和发站费的损失空间。  上述电煤经销商从前是以做发运到港电煤为主,现在开始也根据市场价格行情到港口采购一些现货,但每月装船量也较去年平均水平少了20%左右。他最后对新金融记者说:“煤炭无暴利了。”  放缓  相比国内动力煤市场的不振,进口煤贸易在过去的四年内却一路高歌猛进。2011年我国进口煤炭量为2.2亿吨,占到全球煤炭海运量的20%,而2008年这些数字分别为4000万吨和5%。  另外,在进口动力煤方面,其占沿海消费地区通过港口采购动力煤的比重,也在明显提高:2008年为6.8%,2011年是21.7%,“这意味着,沿海地区每调入100吨动力煤,其中21.7吨来自海外。”李学刚表示。  进口煤的增加一方面保障了煤炭供应,另一方面却平抑了国内煤炭价格,冲击国内煤炭市场。李学刚分析称,今年煤炭进口量还会进一步增加,突破2.2亿吨,而国内铁路运力的局限,尤其是大秦线运力增量受限,是导致进口煤炭存在价格优势的重要原因。  大秦线为北煤南运做了突出贡献,但是在运能方面,也接近了极限。去年大秦线煤炭发运量为4.4亿吨,而根据今年的运力安排,也只增量1000万吨到4.5亿吨。  运力的增量与国内发电的耗煤需求,就是小巫见大巫。根据中电联预测,2012年全国电煤消费量将比上年增加约1.5亿吨,相应需要国内新增3亿吨以上煤炭供应量,才能较好地保障电煤需要。  秦港股份房光诚表示,国内煤炭企业和沿海港口企业都为此进行了大规模扩产和扩容,只有大秦线不给力,而其他运煤铁路线路的建设依然处在规划或缓慢建设阶段,这给今年的动力煤市场增加了不稳定因素。  而此时,刘仕源正在着手电煤合同的谈判,准备4月份开始从秦皇岛港向电厂客户发煤,但是在秦皇岛,他始终未找到适合长期合作的电煤供应商。

北京早泄怎治疗

济南皮肤病专科医院哪家好

苏州打胎哪个医院好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