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滤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过滤棉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石嘴山后煤炭经济时代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8 16:42:43 阅读: 来源:过滤棉厂家

石嘴山:后煤炭经济时代

由乌海向西南方向120公里跨越黄河,穿过两地交界密集的能源化工园区,便是石嘴山。当地因富产“太西煤”而被冠以“塞上煤城”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,国家决定开发以石嘴山为中心的贺兰山北端煤田,来自四面八方的建设者涌入石嘴山。

石嘴山因煤而建,当之无愧的成为煤炭移民城市,至今60%的居民仍为外地人。在文明北路商业街,放眼望去,目之所及处,豫剧表演、西北风情、重庆火锅、新疆烤串交融在一起,包容气质展露无遗。

50多年来,滚滚乌金从这个西北边陲小城外调,保证了包钢和兰州等工业基地用煤的需要。而上世纪90年代以来,随资源优势递减,因煤而繁荣的冶金、化工重型工业经济体系也遭遇考验。整个石嘴山经济转型难题也随之而来。

资源的荣光与衰落

外来建设者见证并陪伴了石嘴山的兴起、繁荣与挫折。

9月中旬,见到张国毅的时候,他正在与前来合作的波兰客户谈技术合作和战略规划。张是天地西北煤机公司主管生产经理。这家公司创建于1966年,原为西北煤机二厂,现为中国煤科集团下属天地科技(10.82,0.00,0.00%)股份公司子公司。

上世纪50年代,张国毅由上海黄浦江造船厂来到西北。“当时全国支持西部建设(12.54,0.00,0.00%),我也是其中一个,最先到的地方是甘肃。”

1965年,国家批准成立了贺兰山煤炭工业公司,受煤炭部直接管理。随后,从抚顺、徐州、大同、兰州、西安、淮南、淮北等工业基地成建制调入干部职工22000余人,支持石嘴山建设。这是石嘴山最早一批移民。

60年代时期,他被调到石嘴山基建公司任职,那里曾是煤炭部七十九、八十、八十一工程处。“基建公司6万人在戈壁滩上建起了大武口、煤机一二三厂、大武口洗煤厂、905厂(现为中色东方集团(5.07,0.00,0.00%)),石嘴山城市雏形。”张国毅说。

“当时西北有个说法是风吹石头跑、遍地不长草。沙尘暴打在脸上生疼,荒漠、戈壁对于从上海、北京、淮南来的人们是一种考验。”说到这里,一支烟已经燃尽,只剩青烟在空中摇曳。

转眼到90年代,张调到西北煤机一场工作,一转眼22年过去。他情不自禁地又点上一支烟。

“原来企业主要生产井下皮带机,近年开始向水泥、港口、码头、电力以及露天皮带机过渡。原因是煤炭资源减少,一些井下矿井开始封存,皮带机订单就大大减少。我们意识到煤炭市场不会持续繁荣。”张国毅说。

2000年以后,原石嘴山石炭井矿务局一矿、三矿、四矿、石嘴山矿务局一矿、三矿破产闭井,现已全面停产。全市煤炭生产能力由高峰时期的近1500万吨下降至2002年的不足600万吨。

资源和市场条件的变化倒逼企业调整生产策略。依托本地市场远远不够,公司开始开拓全国市场,“我们销售收入在2009年突破5亿元后,连续超过8亿元、9亿元,今年定下的目标是10亿元产值。”

对于这样的目标,张国毅还是非常自信。目前,工厂生产带式输送机、掘进机等主导产品占国内市场的35%,已有产品出口到俄罗斯。

转型难题

在资源优势下,石嘴山形成机械装备制造、新材料、能源化工主导的工业体系。但重型化的产业机构正在面临因煤而困的局面。

在石嘴山市工信局副局长董梅办公室,她正在翻阅当地工业经济发展情况的资料。董梅祖籍山东,跟随父辈支持西部建设来到石嘴山。

石嘴山转型在2000年初开始。“在转型初期,石嘴山经历前所未有的阵痛。经济转型以牺牲GDP为代价。尤其是在小煤矿关停行动中,遇到的阻力非常大。这是端饭碗的事情,企业反对的声音和动作异常激烈。”董梅说。

说到这里,董梅情绪有些激动。“这些年来,我们拒绝了几十个高载能项目入园。不是所有的项目都能够在园区落地,尤其是高耗能、高污染的项目,我们对他们说不。经济转型不仅注重引资,还要重视选资。”

2008年3月被国家确定为首批资源型城市经济转型试点城市后,石嘴山经济转型的机会来了。石嘴山市委书记彭友东说:“早转走新路,慢转没出路,不转是死路。石嘴山经济转型关键是抓住了产业转型这个重中之重。”

从官方口径看,早转型让石嘴山赢得机会。目前,石嘴山已形成煤炭开采及洗选、装备制造、电石深加工、特色冶金、碳基材料、新型煤化工六大传统优势产业,这些将逐步改造升级。汽车制造、光伏材料、有色金属新材料、农产品(5.69,0.00,0.00%)精深加工四大新型产业正逐步做大。

今年8月,原宁夏经信委主任王永耀与石嘴山市市长张作理职务对调。当地官员的解读是,石嘴山工业转型势头良好、管理经验丰富,当地领导能够胜任经信委管理职能,故此对调。

为调节产业机构,石嘴山以优惠电价、土地政策引进江苏阳光(3.16,0.00,0.00%)多晶硅、国电多晶硅、日晶电子、晋安太阳能等新能源企业,以求改变“傻大黑粗”的固有产业结构。

“目前,石嘴山本地企业煤炭产量500万吨。煤炭产量非常有限。经济发展对煤炭的依赖越来越小。一些以煤为主的产业开始转移。”董梅说。

但是,在经济持续低迷的形势下,石嘴山转型项目正在接受考验。尤其以光伏产业为甚。

宁夏晋安光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康海龙说:“现在光伏行业腹背受敌,国外倾销、国内企业低价甩卖,不计成本抛货,市场混乱。本地其他光伏生产企业均已停产,唯有我们一家维持一半产能生产。”康海龙摊开双手,颇为无奈。

乌鲁木齐工作服订做

女士公交裙装

楚雄定做工作服

崇左工服订制

相关阅读